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關于我們 > 行業動態

【資訊】出版機構試水眾籌出版 由讀者決定書的走向


發布時間:2014/10/6 8:50:36   點擊次數:6999   所屬分類:行業動態
出版機構試水眾籌出版 由讀者決定書的走向
2014年08月16日 13:03    來源: 南方日報     劉長欣 任浩
原標題:互聯網圖書熱衷“眾籌”

 

  《社交紅利》(修訂版)

  

  徐志斌

  360公司董事長兼CEO周鴻祎8月份發新書了,這次,他選擇的是新潮的眾籌方式來賣這本《周鴻祎自述:我的互聯網方法論》。眾籌的參與者不僅可以獲取新書,還能獲得與周鴻祎當面交流的機會。至8月9日,該書上線一個月,眾籌金額161萬打破了國內出版眾籌的記錄。

  通過眾籌方式賣書的,周鴻祎并不是第一個。去年,一本名為《社交紅利》的書在首次印刷前即通過眾籌方式募集到10萬元書款,近一年來,越來越多的出版機構試水眾籌出版這種形式,有人認為眾籌為出版帶來了更多想象空間,也有人覺得它不過是圖書營銷的噱頭。近日,南方日報記者圍繞眾籌出版的話題,采訪了多位業內人士。

  由讀者決定書的走向

  眾籌模式可謂由來已久,過去由信徒共同捐建寺廟,就是眾籌的典型例子,但因沒有形成相應體系,募資者也沒有預期會獲得相應回報,因此算不上是一種商業模式。現代眾籌指的是通過互聯網的方式發布籌款項目,并募集資金。

  去年10月,一本《社交紅利》讓現代眾籌模式延伸到了出版領域。就職于騰訊的徐志斌在寫完《社交紅利》后,他和出版方磨鐵都在糾結一個問題,一本講述互聯網商業的書,怎么利用好書中所講述的那些概念和工具?一位讀者的建議使徐志斌選擇做一次“眾籌”活動。最終該書尚未開印就在眾籌網上賣出3300本,之后一個月里加印3次,取得一個月5萬本的銷量。今年6月該書再度出版修訂升級版。在徐志斌看來,在期間沒有安排公關宣傳的情況下,這本書的銷量和再版顯然受益于去年的那次眾籌。

  這個案例讓“眾籌”成為了出版界的熱門詞匯,近一年來,眾籌風潮愈演愈烈。無論是主持人樂嘉的《本色》,還是軟交所副總裁羅明雄等人所著的《互聯網金融》,亦或是近日林志穎新書《我對時間有耐心》在諸多眾籌項目中,人們能覓到各種作者的身影。上個月,某知名圖書電商還率先搭建了“眾籌”的第三方平臺。

  不僅出書的錢可以眾籌,連內容都能眾籌。商業出版研究專家李鲆是以出版服務商的身份參與《微信營銷108招》這本書的眾籌的,該書還未起筆,即啟動眾籌。李鲆的設想是,每寫完幾個章節,即發布到網上征詢讀者意見。從這個角度來看,眾籌將“出版社出什么,讀者買什么”改變為“讀者需要什么,出版社出什么”?!壩啥琳呃淳齠ㄊ櫚淖呦?,若有人讀了覺得不滿意,作者進行相應的修改,做到迎合讀者?!崩铞宜?。

  對參與的讀者來說,眾籌更大程度上得到的是一種助人的體驗,或是一份特殊的回報,這種回報可能是一次與作者交流的機會,或者是一張入場券。網友Aphrex1表示:“出錢的前提是,作者是好友或者偶像,對內容感興趣,以及對回報感興趣?!倍諭迅堤嚀嚦蠢?,他最希望得到的回饋是“溝通互動中對寫作計劃和想法的提升”。相較于“賺不賺錢”的傳統投資邏輯,“喜不喜歡”或許是眾籌模式有別于其他融資模式的一大特點。

  眾籌不僅是在籌資金

  出版機構紛紛試水眾籌出版,這種新興的內容組織和營銷的形式正悄然改變著出版業。湛廬文化副總裁陳漪認為,眾籌之所以普及,與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和出版模式的轉型密切相關,“這得益于微博、微信的流行,以及眾籌網站這一平臺的出現。對于出版業來說,眾籌是傳統出版和數字化出版之間實現連接的形式?!?/p>

  先收款后出版,大概是不少出版人的夢想,眾籌的方式無疑讓這個夢想成真,在改善了現金流的同時,將市場風險降到了最低。但專欄作家李開周認為,眾籌對出版社而言,其價值并不僅僅是能籌資金,而是為了籌眾,“換言之,他們通過試水眾籌,籌創意、籌人氣,籌到相對靠譜的決策:到底做不做這本書,以及怎樣做這本書?!崩铞以蛉銜?,較之出版社,眾籌對作者的意義更大,“它能充分調動作者資源并增加作者的影響力?!?/p>

  那如何讓一本書的眾籌取得成功?《周鴻祎自述:我的互聯網方法論》責編朱虹總結說,作者本身需要比較有影響力,如周鴻祎有以創業者為主的粉絲群,可以通過自己的渠道發布消息。同時圖書講述的是能引發廣泛關注的熱點話題。

  另外并不是所有的圖書都適合眾籌的出版方式,據李鲆觀察,除了能對讀者提供幫助的大眾讀物外,還包括擁有固定讀者群、垂直領域里的小眾出版物。關于后者,一些歷史、醫學等學術出版領域的眾籌項目已然興起,如浙江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教授陳新就曾希望在40天內籌集14萬元,完成《新文學史》等三種海外人文學術權威期刊的中文版。

  不可否認的是,眾籌開啟了出版維護和拓寬產品價值鏈的另一種路徑。但在受訪者看來,眾籌終究只是營銷方式的新嘗試,而內容永遠是圖書的核心。李鲆同樣強調,縱使營銷工具千變萬化,做出版的基本規律始終不變,“即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優質內容為保證,輔以非常好的營銷手段和精細的財富計算?!?/p>

  南方日報:當初對于《社交紅利》的眾籌探討得出的結論是,無關集資多少錢,只關乎信心驗證。為何覺得“信心”比“市場”重要?

  徐志斌:“信心”首先是對出版社講的,因為出版社面對一個新人寫的關于新話題的新書,會很糾結,不知道印多少。而當市場上能夠提前驗證這個作者寫的這個話題很受關注的話,會改變出版社的認知。

  而在過去,出版社要想知道這個答案,需要用最傳統的方式去征訂,費時費力,且因為征訂的人群是渠道,對于新話題和新人并無感知,會造成很大的誤判。隨著互聯網的推進,現在玄幻、穿越、職場等類型的小說,也都有固定的網站或方式來接受潛在讀者群的檢驗,那就是各類文學網站,或者貼吧、天涯等相應論壇。財經、經管一類的書還沒有。因此,眾籌當時在考慮的時候,出發點是希望能通過用眾籌的方式來驗證這本書未來的受歡迎程度和潛在讀者群,可以正確評估新書的未來規模。

  南方日報:對你個人來說,眾籌的出版方式魅力何在?當時考慮過失敗的可能性嗎?

  徐志斌:一定不是掙錢,也不是便于出版社提前收回貨款,而是能夠有一個直接的渠道,去驗證一本書,尤其是一本新書的未來市場規模。其實那時沒有去想有信心還是沒信心的問題。因為自己在互聯網超過10年時間,也很熟悉各個新的網站與趨勢,因此放心去試。即使沒有成功,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對我來說也非常棒,因為試過了,也不會有損失。

  我覺得對作者和出版社來說,眾籌都是一次有益的嘗試,也是成為一種可以運用的和潛在讀者群進行溝通的渠道和工具。這個作用非常大。但也不能因此而迷信,這個渠道可能適合財經、經管類嚴肅的書籍試水,而其他類型的書籍或者文化項目,可能會有其他的更好的驗證渠道,不一定會是眾籌。這都需要各自進行試探。

  南方日報:有沒有總結過《社交紅利》成功實現眾籌的原因是什么?

  徐志斌: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吸引了很多用戶的目光;另一方面是“社交”這個話題正當時;此外還受益于我所處的崗位本身,我所能接觸到的案例和掌握的數據、做出的觀察與總結、與開發者做的溝通與交談,是其他朋友暫時無法接觸到的。因此我自己總結是:市場對新人的偏愛。

  南方日報:你認為國內的眾籌出版未來的潛力到底有多大?

  徐志斌:未來的潛力很難說,還是有許多限制條件客觀存在的,如書籍內容的質量,回饋形式的新穎、有效等。持續好書的推出,會激發越來越多的讀者前來篩選,但如果書籍質量出現問題,或者作者、出版社與讀者們的溝通不及時,很可能會挫傷一批讀者的積極性,繼而帶來整體環境的變弱。畢竟通過眾籌的方式來選書的讀者還是少數。

 
    
 讀者評論
    沒有??!
姓 名:
內 容:
驗證碼:

   
二八杠压生死门
版權所有  廣東新世紀出版社有限公司 ( 粵ICP備09083946號)
Copyright © 2001-2019. All Rights Reserved.